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火星中文 >> 寒门状元 >> 第2483章 战局有变

第2483章 战局有变

从刘河堡中所到上海县城之间,要经过吴淞江所这座早已废弃的千户所。

此番出兵基本是以陆路行军为主,期间要连续跨越多道河流,所以行军速度较为缓慢。

沈溪领兵逆黄浦江而上,很快便进入松江府地界。

因倭寇盛行,大军所到之处异常萧索,江南富庶之地居然出现数十里无人烟的惨状。

因当天不能直接抵达上海县城,沈溪选择在距离县城不到二十里的蕴藻浜与黄浦江的交汇处驻兵。

如此近的距离,也算是给据守于上海县城的倭寇施加压力,宛若做最后通牒。

当晚驻兵后,刘序率领人马继续往县城靠近,他接到的命令就是对城内屯驻的倭寇进行骚扰,若多方反击的话要主动避战,不得真的发起攻城作战。

沈溪之所以派刘序带边军将士去,就是看中刘序和他的手下追随他上过几次战场,对于他的命令能够一丝不苟遵守,若是换作别人,只怕命令是一回事,回头与敌人遭遇,发现对方数量不多后,会改变他制定的作战计划。

当晚宋书和胡嵩跃等人很有意见,因为他们也想去打这场仗,换作是他们,肯定会直接带兵杀进上海县城,毕竟这座城池早已是残破不堪,城墙倒塌大半,倭寇基本已撤走,留守人马不多。

况且就算倭寇主力尚在,顶天了也就上千人,根本无法与中原叛军相比。

“沈大人,您让刘老二去末将没有任何意见,不过让他遇敌不打,这就让人看不懂了……其实就算今晚咱们一鼓作气杀进上海县城也很简单,不就是您一句话的事情吗?”

胡嵩跃很着急,觉得沈溪应该将冲锋陷阵的差事交给他去做,结果沈溪却派了刘序,让他的心跟猫爪挠痒痒般难受。

至于宋书那边,情况也没好到哪儿去,看起来很焦虑,好像到手的功劳被旁人窃夺了一般。

沈溪则显得无所谓,仍旧低头看向地图,没有抬头搭理二人。

沈溪道:“怎么,你们都觉得这一战是最后一战,非要去抢这功劳不成?”

胡嵩跃急道:“平倭寇的战事多是多,但最近不就这一场么?弟兄们都等着拿倭寇来打打牙祭,一扫近日阴霾,现在倒好,机会落在别人头上去了,心里难免会有所不服。不是末将在这里叫屈,您要不去问问将士们……”

沈溪板着脸喝问:“那是你们的功劳重要,还是战事的最终胜利更为重要?”

“可是……”

胡嵩跃正要争论什么,突然想到自己作为沈溪的老部下,当着宋书的面这么顶撞,有点儿不识相。他扭头看了宋书一眼,这会儿宋书什么话都没说,胡嵩跃觉得有必要让宋书也说几句,当即道:“宋副总兵在领兵作战上很有一套,不如由他来说说看。”

宋书惊讶了一下,见沈溪抬头皱眉打量他,一时间有些莫名其妙。

宋书道:“胡将军,这次不是你嚷嚷着要来跟大人说事吗?为何扯到在下身上来了?”

胡嵩跃不满地道:“你不也想争取领兵跟倭寇打?怎么,就俺一个人说,你在这里赚好人?”

被胡嵩跃利用,宋书头拧向一边:“在下跟你一样对于未能领兵靠近倭寇盘踞的上海县城有意见,但也遵照大人命令行事,此来不过是想问问,明日到底该如何作战!是一举拿下破败不堪的县城,还是说先稳一稳,看明情况……”

沈溪这边未作答,胡嵩跃已嚷嚷道:“这不是废话么?一定是先拿下县城,不然怎么着?就眼前这么个小地方,还要围城打援不成?”

宋书这次不再说话,而是直直地看着沈溪,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

沈溪想了想,微微摇头:“之前已定好的事,非要来问,难道你们就不能用自己的脑子好好想想?”

这话若是换旁人来说,宋书和胡嵩跃非当场发飙不可,但由沈溪说出来,就好像儿子被老子训,天经地义,二人一点意见都没有,反而拿出虚心受教的态度来。

沈溪冷声道:“之前便说过,此番出兵上海县城根本算不上什么大的战事,在军功上也不会有多偏倚……倭寇兵马基本已撤离,他们拥有良好的船只和不错的火器,这种时候发起登岛作战纯属自取其辱,还不如稳住阵脚,先把自身基础给打牢实了。而以之前所得情报,上海县城内剩下的贼寇数量可能连五百人都不到,有极大的可能会在我们发动攻击的一炷香时间内逃光,周边河网纵横,你们说该怎么追?”

这次胡嵩跃不说话了,低头仔细琢磨起来。

宋书道:“大人,虽然倭寇船坚炮利,但咱也未必落于下风,就算是在水面跟他们交战,也未必会落于下风。”

沈溪面色阴冷,摇头道:“你也说了,未必落于下风,但大概率还是会落于下风,就算是公平开战,我军将士的火器更加优良,但是否真的适应这种作战环境?光是坐船都吐得要死要活的旱鸭子,让他们上甲板跟贼寇交战,那不是扬长避短而是自揭其短。”

如此一来宋书也不再言语。

沈溪道:“既然贼寇之前已得到消息,将大部分人马撤走,我们也没法追逐,不如温水煮青蛙,先试探一下虚实,稳步向前,将上海县城拿下来,完成造城之事。现在我们基本已达成战略目的,所以现在无需着急。”

胡嵩跃问道:“那刘老二……”

这次不需要沈溪回答,宋书便替沈溪做出解答:“胡将军稍安勿躁,这不明摆着刘将军只是过去探探路吗?遇敌而不开战,这也是大人吩咐的,若是刘将军不遵号令的话,大人自会降罪惩罚,而且极大的可能,明日我们人马进驻上海县城时,早已是人去屋空,连物资都被他们运走。”

“不甘心,还是不甘心,明明咱可以连人带货都留下的。”胡嵩跃道。

沈溪道:“逞强有用的话,就不需本官带兵到江南了……咱们连贼寇虚实都搞不清楚,千里迢迢长途跋涉至此,如此都敢贸然开战,是嫌活得太久了吗?难道在你眼里,一场场战事都只是靠莽撞便能取得胜利?”

“你们该留点儿心思,想想怎么建造城池,还有如何训练麾下将士适应水战,而不是每次有功劳就抢,遇到脏活累活却都躲到一边儿去!”

……

……

胡嵩跃和宋书本来是到沈溪那里请战,结果却被着着实实喝斥一番,垂头丧气地离开中军大帐。

刘序那边一直没动静,以至于军中很多人在焦虑等待。

唐寅很晚才到沈溪这里来,他本想询问有关来日出兵之事,可坐下来后他还是不由自主将军中的鼓噪情绪报告给沈溪。

唐寅道:“……情况看起来不妙,都知道攻打上海县城一战可能是近来最后一战,谁甘心把功劳白白让给他人?”

沈溪冷声道:“既然功劳不能平分,最好的解决办法应该是什么?”

唐寅被问,先是微微错愕,而后仔细思考了沈溪的问题,仿佛找到答案一般,惊讶地问道:“沈尚书,您的意思不会是……故意将贼寇放走,就是为了平衡军中功劳……既然不能平分,那就干脆所有人都一无所得?”

沈溪眯眼打量唐寅,摇头道:“若真是如此的话,我不会派刘序带兵去上海县城附近试探。”

唐寅终于松了口气,不过在仔细思索后,仍旧很费解,连连摇头道:“沈尚书做事太难琢磨,若是换做他人,领兵到此又知贼寇主力基本已撤走,应该是一鼓作气才是,何需去试探?就算是派出个三五千人马,也足以将残破的上海县城踏平。”

沈溪重新低下头看着军事地图,或者说那是一幅城建图,是沈溪准备建造的城池的模本图纸。

“所以我跟旁的人领兵方式不同,这也是为何陛下会派我来,而不是委任他人的根本原因。”沈溪道。

唐寅从坐着的凳子上站起身,凑到桌子前仔细看了看,仍旧是那么回事,有关造城的图纸他都看了不知多少次,不知沈溪为何要研究那么久。

唐寅道:“那明日就这么平平淡淡进城,可能连战都不打,事情就这么了结了?”

“不然呢?”沈溪反问道。

唐寅面色间满是迟疑:“在下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就怕下面那些将士会抱怨,听说有人想提请返回北方,只要沈尚书肯放他们走,他们不想再留在江南之地……你瞧瞧,这一路行来,周边都荒无人烟……”

沈溪道:“只要你唐伯虎不走,大部分将士不走,一切都无所谓。这里看起来冷清,但总比留在西北更好,等日后成规模后更将是江南一大富庶之地,这可不是普通的城市,虽然它未必是江南最大的城池,但我要让他成为江南最繁华的地方!”

“呵呵。”

唐寅苦笑道,“希望如此吧,但好像说得太早了,怎会有那么多百姓过来?”

沈溪笑了笑道:“百姓不来,不还有商人?只要有商人,给予一定优惠政策,对待西洋、南洋的商人一视同仁,这里就会变得日益繁盛,为了赚钱讨生活的百姓自然而然就会聚拢来。人不过是为趋利而活罢了。”

……

……

当晚一直到后半夜,刘序率领人马回来,对他来说这次执行的任务让他很不爽。

“大人,一路上根本没有碰到倭寇,连细作都没抓到一个,从外面看整个上海县城一片死寂,没有烛光,或许里边根本就没人,但您下令不得进兵城内,所以卑职只能带着人马在外边虚晃数枪,营造出攻城的假象,但城里毫无动静……要不,咱天亮就带人杀进去?”

刘序对此番骚扰任务期待甚深,很希望能得到功劳,这本是个让人羡慕的差事,结果去了才发现屁都没有,手下将士也怨声载道。

沈溪道:“急什么?天亮后还是要先行刺探一番,如果倭寇故意装出如此态势,引得我们出击,半路埋伏有地雷随时引爆,再从埋伏之所突然杀出来,你能防备住吗?”

刘序惊讶地问道:“大人的意思是说,倭寇根本就没撤走,不过是找地方藏起来,就等我们杀进去,好对我们加以反击?”

沈溪微微摇头:“别来问本官,现在一切都不明朗,县城里面的情况也无法得知,只能靠一些线报来估算……这里到底不是我们的地头,难道不该谨慎些吗?”

“说得也是,还是大人思虑周详。”

刘序非常惭愧,生怕自己一时冲动而坏了大事。

沈溪再道:“既然将士忙碌半宿,回来便好好休息吧,至于明日清早是否要出兵攻打上海县城,还要先等查看过情况才知,你这次出兵基本没刺探到什么有用的情报,所以稍后还会派兵加以试探。”

刘序低头认错:“卑职无能,本以为倭寇发现官军之后,要么撤走,要么杀出来以命换命,谁知半点儿动静都没有,不过如大人所言,那里面还真可能会有埋伏……卑职告退。”

……

……

刘序不像胡嵩跃那么冲动,这次他完全按照沈溪制定的计划去完成,对此沈溪非常欣慰。

到了后半夜,中军大帐内仍旧亮着烛火,沈溪没有入睡的打算,好像要熬夜到天亮,等战事结束后再休息。

快到天亮时,云柳突然过来,这次她带来一个让沈溪觉得很无奈的消息:“大人,刚得到消息,说是金山卫兵马已杀到上海县城,如今已发起攻城,大概有跟我们争抢功劳的意思。”

沈溪皱眉问道:“地方卫所这时候逞什么强?”

云柳道:“人马都已杀进城里去了,是否马上派兵协助?”

原本上海县城里的倭寇已经是案板上的鱼,沈溪随时可以带兵收割,结果却是地方驻军也就是金山卫的兵马杀进城内,这件事若被军中上下知道的话,非把那些坏自己好事的家伙给活宰不可。

沈溪板着脸道:“你以为他们能顺利杀进城去?这里是贼寇的中转站,里面可能会有大批未转运的物资,我们来得很急,他们根本没那么多时间转移,所以一定会设下埋伏,至少会让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栽个跟头,所以我才要求稳步出击,现在地方卫所兵马出来捣乱,他们这是想充当炮灰?”

云柳意识到沈溪是太过小心谨慎,或者有什么别的目的,而是真的是预料到上海县城里有倭寇的埋伏。

“大人,那……”

云柳神色间显得非常紧张。

沈溪道:“现在还不能确定倭寇那边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不过现在既然有人甘当炮灰,我们也要赶紧整顿人马,却不能贸然杀进城去,更不能对将士说已有人马抢先攻城,一切都以稳定为主。”

云柳想了下,大概明白,沈溪这是要马上出兵,不会再耽搁了。

果不其然,沈溪叫来传令兵,当即下达命令:“传令三军,马上拔营出发,目标二十里外的上海县城!”

《寒门状元》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火星中文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火星中文!

喜欢寒门状元请大家收藏:(www.huoxingzw.com)寒门状元火星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 - 寒门状元txt下载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火星中文

猜你喜欢: 渔色大宋唐朝小白领乘龙佳婿长宁帝军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汉末之吕布再世明末求生记寻唐大明之雄霸海外三国之巅峰召唤神话版三国大汉龙骑逍遥江山明鹿鼎记我是一个原始人战国大司马宋缔蜀汉之庄稼汉大周王侯大唐腾飞之路盛唐高歌盛唐纨绔莫斯科1941扛着AK闯大明乱晋我为王天唐锦绣
完本推荐: 独步逍遥全文阅读战神比肩:绝色战王全文阅读一剑霜寒全文阅读带个系统去当兵全文阅读黑客萌宝很坑爹全文阅读生随死殉全文阅读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全文阅读乡村朋友圈全文阅读都市之我在异界有个国全文阅读橙红年代全文阅读我 !秦始皇! 打钱全文阅读与萌娃的文艺生活全文阅读超级浮空城全文阅读我是校霸他亲妈全文阅读倩影圣手全文阅读从今天开始当神豪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英雄监狱全文阅读我就是财神爷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界之最强哥斯拉帝火丹王抢救大明朝地球穿越时代我有无数神剑美女总裁的透视医仙霸道总裁求抱抱斗破苍穹神之炎帝变身之女侠时代万兽朝凰天网建筑师南宋第一卧底重生为王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暴富人生第一序列至尊剑皇超维入侵权倾南北八零小军妻随身带个狩猎空间老子有双倍系统九转神龙诀一剑倾国三国处处开外挂快穿之妖妃人生贴身兵王俏总裁仙宫仙王的日常生活异大陆修仙记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寒门状元txt下载手机版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火星中文移动版 - 火星中文手机站